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疯巫妖的实验日志_ 第四百三十五章 愚者-

时间:2021-01-20 22:3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愤怒的松鼠小说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第四百三十五章 愚者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当龙界内部陷入了水生火热的困境的时候,在一墙之隔的拜尔王都,这座历经了无数岁月的古都却陷入了沉寂之中,或者,应该说一种人为的肃清。

    和往昔的沉默不同,在东线败战之后,王都的皇家骑士大肆行动,对整个城市进行了戒严和宵禁,那些趁机生事的皇子一个个被拖到的街头斩首示众,似乎已经转职老好人的“毒蝎帝王”奥罗斯十三世再度让世人见识他的狠毒。

    “海伦特会成为新一代的帝王。”

    当东线战败,风雨摇摆之中的时候,老皇帝却顶着所有压力,向国人和大领主们重申了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当面反对?杀。

    背后议论?杀。

    皇子勾结封地领主?杀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在自己的府邸向仆人和亲友抱怨?一样,杀。

    平日总是挂着微笑的老皇帝,那个在自己被刺杀的时候都能笑的出来的和善老者,此时只是在自己的书房品着茶,笑着说出一个个“杀”,而同样疯狂的皇家骑士也沉默着执行一个个杀戮任务,即使那是把不满十岁的孩子绞死在城墙之上,即使那会把骑士荣誉和骑士精神都放在脚下踩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对海伦特继位有任何质疑者,不管身份、不问年龄、不论功绩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老皇帝的意志,皇家骑士们默默的执行了这一意志,即使拜尔人无法理解老皇帝突然而然的疯狂行径,无法直视那突然而来的杀戮,尤其是最近由于和皇子勾结被屠杀的一干二净的大领主质子,已经让边境的大贵族陷入了暴怒之中。

    眼看这样的下去,圣战联军、亡灵帝国不打过来,拜尔就会先行内乱,往昔那个睿智的老皇帝到底在做什么?他在毁灭自己一生岁月打造的帝国吗?

    连站在海伦特身边,那一贯中立的龙骑士都无法理解老皇帝的突然疯狂,但碍于骑士精神首要的忠诚。却无法阻止,但谁都知道,这并不正常,也不能长久。

    恐怕。这样下去就算海伦特成功继位,只要老皇帝一倒,那疯狂杀戮、压迫造成的反弹和报复,也会让其惨淡收场。

    而奇迹之手的陨落,在让世人为之惊叹、悲伤、无奈的同时。却帮了海伦特和拜尔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越发成为正在恶化的毒瘤的圣战联军被拦住了,圣光之神无可抵御的意志被停下了,即使只有短短的一瞬,埃斯特拉达用自己的牺牲获得了凡人的胜利,拜尔也失去了近在眉睫的利剑威胁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样老皇帝应该会冷静了吧。”

    而有些事情,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,老皇帝不仅没有停下来,反而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趁着危机哄抬物价、囤积居奇者?杀。

    和分封大贵族关系密切,有亲缘关系者?杀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做,但位高权重。有可能对未来的海伦特继位造成影响者?杀。

    慈眉善目的看着那些义子彼此厮杀了二十年的老皇帝,却依旧带着微笑说这一个个“杀”字,看着帝都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即使事件的另外一个当事人海伦特跑过去和他争吵之后,他依旧没有什么改变,倒是海伦特本人就此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“……未来的拜尔要想存活下去,只能由海伦特继承皇位,至于他是怎么上来的,一点都不重要。至于我自己……呵呵,等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整个国内,只要少数几个人。能够走近奥罗斯的书房,听着他缓缓述说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此时,老皇帝正在听着密探首领和骑士长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……从我们探子收集到的情报来看,由于无法摸清您现在的目的。卡费公爵、伯兰伯爵都暂缓了整合私兵的行动,似乎是担心当了出头鸟,会被您当做首要目标,但有些事情和我们过去预测的没什么区别,只要您……您‘离开’了,他们肯定会造反。现在也只是暂缓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些老家伙。算了,国内的日常贸易情况如何。物价还在两倍左右吗。”

    “很不错,那些奸商死了一批后,现在上来的安稳了不少,已经从最高峰的二十五倍掉到了一倍三。再加上您的高压政策和海论特殿下的亲笔信许诺,他们大部分已经暗中向殿下效忠吗,只要拔掉了爪牙,本来就没什么地位的商人又能做出什么,至少短时间内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些不争气的其他小子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制造威胁的已经全部处死,剩余的都宣布和拜尔王室解除关系,所有的皇子都在监控之中。但与此相对应的,就是您的名声……民间已经有人称呼您为白龙。”

    “白龙?”

    “……食子的白龙。”

    奥罗斯点头却没有追问,甚至看都没有看情报,直接低头喝茶,对于已经抛弃一切的他,这样的污言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,接下来他即将做的,将会更加过份,说不准,自己将成为拜尔历史上的头号暴君和蠢货,但为了“大计”着想,外人的无法理解和污蔑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老者只是缓缓的闭上眼,并没有再度询问什么,其他人都知机的退下,而当书房再度陷入平静,密室之中的三个人却走了出来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三位才是现在整个拜尔的核心层。

    南方教会的教皇埃莫耶一世,也曾经担任过拜尔的宫廷总管,是奥罗斯生死与共的兄弟,也是他最信任的对象,而他手中掌握的,却是整个南方教派和拜尔的宗教势力。

    “……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已经比预期的好了,教会那边还是麻烦你了,有奇迹之手的牺牲,

    此时的老教皇埃莫耶也是满脸疲惫,之前南方教派给予重望的出道战就遭受当头痛击,而若不是埃斯特拉达的牺牲,稳住了人心,恐怕南方教派会出大问题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披着紫色紫罗兰斗篷的老法师,称呼“愚者”。他也是拜尔魔法师工会的会长,但往日异常低调,很少有人看到他的真正面容,而此时他也露出了真面容。却是和没什么特殊的银发老者,但若是让圣堂教会的异端审判者看到了,恐怕所有的疯狗会倾巢出动。

    但若是罗兰在这里,恐怕就会和他很有交流余地了,是的。他就是色雷斯,疯法师色雷斯,那个“知道的太多还说出口”的愚者。

    “法师工会那边,还有和法师之国的沟通,恐怕都要麻烦您老多费心了,我们让您违背誓言复出,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不用多说了,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逃不过去的,既然你们都豁出去赌一把。老夫又怎么可能退缩。只是……可惜了,当年的埃斯特拉达逼得的我发誓归隐的时候,也没想过会有这一天吧。”

    被当做疯子的老法师满头整齐油亮的银发,华丽的法袍更是法师中难得整齐笔挺,而此时,想到故友最终落到这样的下场,色雷斯却摇了摇头,满脸不忍。

    “可惜,可惜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最终。他也只能做出这样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导师,节哀顺变,我们都是一路人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。他只是先走了一步而已,这应该值得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,奥罗斯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云中塔求学,甚至还在有心人的帮助下,成为了当时隐居的大法师色雷斯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奥罗斯陛下。”

    而最后一个人走近了,却根本不是拜尔人。而是……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莉莉丝.米兰的手臂之上,那颗绿宝石原本璀璨夺目的光华已经开始消散,裂纹逐渐在其上扩大,很快,这枚价值万金的双子猫眼绿就会成为一钱不值的残渣。

    而这用宝石学加工的特殊魔法宝石一对双生,其中一颗毁灭而另外一颗也随着毁灭,这种因果上联系能够突破一切的封锁,是一种异常罕见而珍贵的传讯装置,成品至少需要组建半个骑士团的海量金币,而能够用上这样的一次性传讯装置,足以说明眼前事件的严峻性。

    而当眼前的绿宝石变成废渣,只有一个可能性,在龙界中的罗兰捏碎了另外一块宝石,整个“大计”将由眼前的奥罗斯启动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莉莉丝.米兰,却不仅仅是罗兰和律法教会的代言人,那熟悉的华丽宫廷女装和皇家徽记,无疑说明了一个事实——她已经回归拜尔皇室!

    “莉莉丝阿……姐姐,麻烦你了,请您在海伦特真正成熟之前,作为拜尔王室当前唯二的纯正皇室,请您暂任其摄政王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莉莉丝.米兰……不,应该说莉莉丝长公主兼摄政王点了点头,若是可以的话,她是一点都不想惹上这身麻烦,但眼前的人却用自己的理念和牺牲,说服了她,让她觉得,在这个时间点,若自己做不出点什么,恐怕也对不起自己已经逝去的亲人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老皇帝叹了口气,他知道,恐怕这是自己最后一天看到这所书房和友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没想到,忍了一辈子,最后还是要忍。你们说,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的陛下。没有您就没有现在的拜尔,或许黑夜将会很漫长,或许将由无数的疯狗出来撕咬您的尸骸,但乌云是无法永远遮住阳光的,最终您睿智的名声将会重新在这片土地上传播。”

    老教皇,过去的老管家微微鞠躬,眯着的老眼中却带着泪花。

    “奥罗斯,何必为那些愚者的看法困扰,老夫我始终以你为傲。”

    并不擅长言辞的色雷斯顿了顿,用肯定的语气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也不会在意这些虚名,但我的确觉得你很了不起,比我还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能够得到导师和老友的肯定,老皇帝欣慰的笑了,或许世人将无法理解自己的选择,但人生有一知己已经足够,自己有这两位亲人的理解,不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足够了,为了凡人的世界,就由我去毁掉所有的龙界之门吧。”

    龙界之门?是的,通往龙界的大门,若通往一个异位面的所有的大门、次元坐标全部失去了,那个异位面也将在主位面眼中失去踪迹,而毁掉所有的龙界之门,也意味着龙族将失去自己的三大聚集之地,也意味着整个主位面将失去和那个异位面的联系。

    这在普通的位面是根本做不到的,毕竟零零散散的联系不知道有多少,而偏偏龙族为了把持住这个位面,也保持住了所有的次元之门和传送点,而那三个传送点全部在拜尔国内!更是被龙骑士和龙族把守……是的,依文莉就是看守之一,也是最强的看守,而显然,龙族选错了人。

    而重新建立一个异位面的联系,需要大量的时间,至少需要两三年以上,偏偏泰坦复苏在即,龙族一旦失去了援军,等于那些居于龙界的龙族将全部面临死地,这绝对超出了整个龙族的预期,巨龙的怒火必然降临,而选择海伦特作为下任皇帝,或许理由远比预期的简单,只是因为半龙血脉的他有可能被龙族接受,保住这个国家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做出如此无法理解的罪行的人,自然会成为龙族的报复对象,甚至由于“失陷其中的罗兰和绝对绅士联盟佣兵团”,北方诸国也将和拜尔翻脸,而最危险的,却是龙族在被背叛的怒火下,若他们不甘于仅仅用奥罗斯泄恨,那么,整个拜尔都有可能迎来毁灭的末日。

    而冒着即将毁灭的危险,做下如此恶行,拜尔和奥罗斯却得不到任何好处,相反,原本作为盟友的龙族会变成死敌,原本的盟友北方诸国,至少在明面上会变成“死敌”,那么,他到底为了什么。仅仅为了让龙界沦为泰坦的狩猎场,让拜尔摆脱这个定时炸弹吗?这是何等的愚蠢和短视,奥罗斯将成为有史以来最愚蠢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愚者吗?呵,还真是相称,导师,或许我以后会成为‘愚王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,别人以为我是智者,我只是想提醒自己,我只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蠢货。但你,却是看的太透,看的太远,才即将被愚夫视作愚蠢,这反而是你睿智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或许,对于有心人来说,让一个愚蠢的阴谋失败的败在阳光之下,让自己被吊死在绞刑架上,只是为了隐藏一个更加隐蔽的阴谋。

    “凡人的世界啊,可惜,我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呢喃中的奥罗斯,不由得想起了前段时间和罗兰的深谈,当时,老皇帝是这么开口的。

    “罗兰,实际上,我一直很喜欢你在南方教派的教义上的那句话‘这世界属于凡人,那些高高在上的诸神只是一些虚伪的狂徒’.......”

    当一方摆明立场,打开心扉之后,双方的交流就容易的很多了,就算是罗兰本人,也很惊讶对方的能力和目标,并当即与其缔结了血脉盟约。

    而在彻夜密谈之后,奥罗斯将准备了十多年的谋划交给了罗兰,而罗兰却在他的计划之上,再度完善了它,最终,才有了所谓的“大计”。

    “大计吗?不愧是拜尔三百年来最强的阴谋家,真是敢想。不过若这个计划真的成功,恐怕称其为千年以来最睿智的君王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这是当时罗兰对奥罗斯给出的评价,而此时,千年最睿智的君王不知道有没有,但一步一步把自己的名声毁掉,把脖子递上断头台的奥罗斯,却毫不犹豫,毫不后悔,毫无怯意的把自己放置在绞刑架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切,为了凡人的世界,一切,为了真正的……天堂地狱!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