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信不信我收了你_ 第95章 陆家(抓虫)-

时间:2021-01-14 10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暴躁的螃蟹小说信不信我收了你 第95章 陆家(抓虫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陆家。

    陆锦江听完儿子的话, 想也不想的摇头道:“不可能,镇魂咒早已经失传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 可是施施说她会镇魂咒。”陆宁试图说服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玄学界这么多德高望重的玄学大师都不会镇魂咒, 一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女孩怎么可能会。”陆锦江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最起码可以试一试。”陆宁不死心道, “妈的状况你也看到了,泰山石对于她来说既是镇魂之物,也是封印之物。每隔一段时间妈就会昏迷,每一次昏迷她都非常难受,只是妈她从来不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”陆锦江想到妻子的状况也是满心的担忧和无奈。

    “而且爸, 泰山石还能给妈用多久?”陆宁问道, 他相信他的父亲比他还清楚泰山石对于母亲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办法。”陆锦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能想的办法都想了, 只剩下镇魂咒了,您为什么就不能同意试一试?”陆宁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能随便试一试的东西吗?”陆锦江皱眉看向儿子,训斥道, “镇魂咒作用的是灵魂, 一个作用不好, 对于灵魂的伤害是不可逆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陆宁噎了一下, 他当然也担心自己的母亲,但是想到陈鱼清澈的双眸和自信的神情, 他还是坚持道, “我相信施施,她说她会镇魂咒就一定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师出哪门哪派?”陆锦江见儿子如此坚持, 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”陆宁愣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, 自己似乎从来没有问过, “她好像是和她爷爷学的术法。”

    “她爷爷是谁?”陆锦江再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陆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陆锦江的神情瞬间变的失望起来,他站起身说道:“这件事情不要再提,我会再想其他办法的,你去陪陪你妈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陆锦江就转身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陆宁见父亲不同意,顿时有些着急,不知为何他对于陈鱼就是有一种莫名的信任。而且,如果陈鱼真的会镇魂咒的话,这可能就是母亲唯一的希望了。陆宁并不想轻易放弃,但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陆宁哥,阿姨让我来叫你和陆叔叔一起去吃饭。”严欣说着还往书房的方向看了看问道,“陆叔叔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陆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陆宁哥你先去餐厅吧,我再去找找陆叔叔。”严欣说完转身就要去别的地方寻找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。”陆宁灵光一闪,恍惚间记起一件事情来,“欣儿,你是不是说过,严爷爷认识施施的爷爷?”

    严欣见陆宁竟然跟她打听陈鱼的事情,顿时不高兴的撅起嘴。

    “欣儿,是不是?”陆宁越想越激动,他记得在平城的时候,似乎听欣儿提过一次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陈鱼说她会镇魂咒的事情严欣也在场,虽然她本能的不喜欢陈鱼,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情对陆宁和林阿姨来说都很重要。她虽然骄纵,但轻重还是知道的:“是,我爷爷好像认识她的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!太好了,谢谢你欣儿。”陆宁说完,也不等严欣反应,转身就往外跑去,及时在车库里拦住了正要开车出门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这件事情算了。”陆锦江以为儿子还不死心,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严爷爷,严爷爷认识施施的爷爷。”陆宁激动道。

    严老?陆锦江一愣。

    “爸,你给严爷爷打个电话问一下,就当是为了妈。”陆宁哀求道。

    对于有人会镇魂咒这件事情,陆锦江内心里何尝不是和陆宁一样期盼着这件事情是真的,只是他的阅历和理性告诉他这不可能。现在陆宁又忽然跑来跟他说,严老可能认识这个女孩的爷爷,让他打电话求证一下,他他没有理由再拒绝。

    陆锦江手指有些颤抖的拨通了严老的电话,电话响了几声之后被人接起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严老,我是锦江。”

    “锦江啊,什么事?是不是欣儿那丫头给你惹麻烦了?”严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欣儿很好,我是有件事情想问一下您。”陆锦江不由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陆锦江看了一眼儿子,在陆宁重重的点了几下头之后,问道:“您认识一个叫陈鱼的女孩的爷爷吗?”

    “陈鱼?对方也是天师吗?”严老思索了片刻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锦江听严老语带疑惑,显然就是完全不熟悉陈鱼这个人,不自觉的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她爷爷叫什么名字?”严老想了好一会儿,也记不起来哪个姓陈的天师值得陆锦江特地打电话来问的。

    陆锦江转头问儿子:“她爷爷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陆宁见父亲眼里一闪而逝的失望,怕父亲再次放弃,连忙伸手说道,“爸,我来跟严爷爷说。”

    陆锦江犹豫了一下,仿佛为了让陆宁彻底死心,还是把电话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严爷爷,我是陆宁。”陆宁先打了个招呼,紧接着就问道,“您还记得上次我在平城的时候去逛鬼市,和我一起打鬼王的那个女孩吗?欣儿说您认识她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被陆宁一提醒,严老瞬间回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严爷爷,你认识对不对?”陆宁激动的看了一眼自己父亲紧接着又问道,“爷爷,施施也就是那个女孩,她说她会镇魂咒,但是我爸不相信。严爷爷,您认识她的爷爷,您帮我们分析一下,这件事情的可信度大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他会镇魂咒?”严老蹙了蹙眉,语气里也有些不确定,不过这老家伙虽然很多时候不靠谱,但是这种事情却从来不会开玩笑,“你把电话给你爸。”

    陆宁把电话给了陆锦江。

    “严老。”

    “锦江,如果是那老小子的徒弟,你可以试一下。”严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真的认识?这位前辈是哪门哪派的?”为了治好自己妻子,陆锦江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宗门世家都拜会过,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会镇魂咒的门派,而且,如果严老知道的话也不会不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也听说过。”严老的声音里透着一股不屑,“那老小子以前特别不要脸,给自己取了个特别装逼的外号,洛河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洛河真人?”陆锦年不可置信道,他们这一辈的天师,有几个是没听过洛河真人名号的。只是洛河真人二十年前就退隐了,这些年他找了许多地方,都没能找到,想不到,这次竟然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(施施,我半个小时后到酒店接你。)

    陈鱼看着这条刚刚收到的消息急的冰淇淋也不吃了,跑去隔壁砸老头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吴老不耐烦的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你人呢,快来啊,怎么忽然不动了?”

    “忽然消失不见,是不是通宵玩游戏,心脏病犯了啊?”

    “也是,七十多岁了,和我们年轻人没法比。”

    吴老听着电脑里传出来的声音,额头青筋直冒,也不理门口的孙女了,大步转身回去骂道:“你们这帮兔崽子,等我回去,让你们见识见识七十多岁的老头和年轻人的区别。”

    电脑里瞬间响起一片哀嚎。

    陈鱼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,惊讶道:爷爷,你出来的时候还带电脑了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没带?现在还有人出门不带电脑的吗?”老头一脸你已经落伍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鱼抽了抽嘴角,也不争辩,她现在更担心的是一会儿陆宁要过来的事情:“老头,怎么办,陆宁一会儿就要过来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陆宁?”吴老有些健忘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吃饭的时候不是和你讲过的?就是那个把招魂铃送给我的陆宁。”陈鱼解释道。

    吴老愣了一下,提到招魂铃他才算是彻底记起来陆宁是谁,吴老随手关了游戏的语音功能,问道:“你昨天说要帮人用镇魂咒镇魂,那个人是不是就是陆宁的母亲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陈鱼紧张道,“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,始终想不起来镇魂咒是从哪里学来的。怎么办?不会真的是我自己睡觉的时候臆想出来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还是打电话跟陆宁说,我也没把握,还是算了吧。”陈鱼纠结道。

    吴老见陈鱼拿出电话就要打出去,忽然出声阻止道:“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陆宁的母亲撑不了多久了吗?既然这样,不管你的镇魂术是不是真的,试一试总没有损失。”吴老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建议我去?”陈鱼不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,万一有用呢?人家把招魂铃无偿送给你,你总得有点回报。”通过昨天的安神咒,吴老清楚的知道,陈鱼的镇魂肯定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也是,即使不成功也不会更糟。”陈鱼想了想觉得爷爷说的有道理,“那我下楼等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陈鱼离开之后,吴老犹豫了一下,在群里交代了一声,随后合上了电脑,跟在陈鱼身后也去了大厅。

    “咦?老头,你也要去?”陈鱼见爷爷也下楼了,忍不住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下来晃一晃,顺便买点吃的。”吴老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鱼不疑有他,在大厅里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等。

    吴老蹭过去问道:“你不是说一会儿就有人来接你吗?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多等一会儿就是了,你不是要买东西吗?怎么还不去?”陈鱼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”吴老心虚的往旁边挪了挪,从酒店大厅的冰柜里拿出一瓶果汁,一边拧开一边往门口看。

    这时,九点门口的转门后走进来一个少年,目光在大厅里扫视了一圈之后,迅速锁定陈鱼,笑着跑过去:“施施。”

    和少年一同进来的陆锦年目光只在陈鱼的身上停留了一瞬,而后就盯住了陈鱼身后不远处的吴老。发现吴老的瞬间,陆锦江激动的双手颤抖,他快步走上前去,对着正在喝果汁的吴老深深的鞠了一躬:“前辈。”

    吴老吓了一跳,问道: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“前辈忘了,二十年前,鬼门关。”陆锦江提醒道。

    吴老这二十年来去地府的次数并不多,于是很快就回忆了起来。自己二十年前从地府离开的时候,似乎正好看见一个少年在鬼门关抢自己已经身亡的妻子,然后自己当时似乎心情很不好,于是顺手把路过自己身边的勾魂鬼差给揍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”吴老恍然道。 网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